我的那些事

已经冬天了。

这一年,春天,夏天,秋天都来不及细细品味,日子就从一天一天的起床,晨练,早餐,整理,散步,做饭,午睡,下午茶,园艺和美食,散步,晚餐,休闲,洗涑,睡觉中溜走了。

乡间的四季,就像一幅接一幅的美丽山水画,有时又像一首接一首的美妙旋律,极耐人寻味。

我已经来到这里快三年了。

现在每天过得平平淡淡,像一杯清茶,但却极度契合了自己内心的需求——清净简单,踏踏实实,做自己喜欢的事。

因为小昊的出生,我们的生活转了一个很大的弯,从两个人离开都市到云南隐居,到现在三个人一起回到家乡,来到自己成长的那片熟悉的土地,扎下根来,开创属于我们的新生活,我们走在了新的人生旅程上。

小昊一直被我们用满满的爱呵护着,他已经满三周岁了,可是他和别的孩子有一些不一样,他虽然三周岁了,可是他的身体发育,语言动作,心理社交都只有二岁的水平,通过我们各方面的观察,发现他一切都很正常,只是成长速度比同龄孩子缓慢一些,最近Jay在网上看到了新闻,有一个和小昊一样的孩子,各方面都缓慢一点,他是因为出生时难产导致的,我们小昊出生时也难产,虽然不负责任的医院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们!我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小昊到了三岁该不会说话,走路一直跌跌撞撞……

Jay说,我们只能在家里自己教孩子,因为那个同样的孩子在学校里被全体家长写联名信劝退学待不下去才上了新闻。在家里教孩子对我来说没有问题,我本来就喜欢自己教孩子,不过,我们还是有一点不明白,不知道为什么上天给我们一个特别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一种恩赐,据说,每一个特别的孩子都有特别的天赋,我们还不知道上天给了小昊什么天赋来到这个歧路横生的人间,我们只能尽力帮助他。

因为Jay说我们可以生两个孩子,我也觉得没什么不好,但是也没有觉得特别好,如果生了两个孩子,小昊不会孤单,可是有了比较,小昊会不会自卑呢?最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还不能给自己一个答案。

另外一个困扰自己很久的问题就是,我们要不要搬家离开这里?我心里面不想搬家,可是舆论的压力很大,大家都以为我的家不应该在这里,而应该在宜兴,孩子该上学了,我就该带着孩子离开这里,去该去的地方上学。没有人接纳我们,我知道,哪怕我对他们再好,他们也不会接纳我永远都会住在这里不走了的事实。可是我就是想住在这里不走了,永远也不走了。他们,永远都不会接受任何新事物的他们,又能拿我怎么样呢?说闲话嘛,想说就尽管说呗,反正我来到这里就没有不被说过!不被说又怎么样?被说又怎么样?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做真实的自己,曾经有人说过,真实的才是最好的,自然的才是最美的。

请上天赐我勇气和力量追随内心!

还有一件事,就是最近开始喜欢厨房了,因为天天下雨,所以现在每天下午窝在厨房边听音乐边做美食,收获不少,我做出来的食物,不管是否成功,小昊都会帮我品尝,而我总会吃个底朝天,自己做出来的再难吃也好吃。


PS:今天过得很顺利,买的平底煎锅已经到了,但是在上沛,明天借电动车去拿。

今天尝试的两个菜都失败,一个是拔丝地瓜,好费油费糖呢,可是我熬糖浆的火候太大了,糖也放少了,后果很惨烈,但是小昊还是吃了两块,我吃个底朝天。还做了一个视频里看到的剩饭的美味做法,将剩饭放入鸡蛋蔬菜和调料,捏成圆子,煎一下就好了,但是我煎出来全碎了,成了“油煎碎米粒”,桑心啊!不过还是和小昊吃得很开心。

已经想好了,明天中午尝试做一次酱鸡爪,下午茶做“油炸薯球”,对了,明天去上沛正好买一点小麦粉回来。


评论
热度(2)